深夜矫情= =

扯很远的观后感,通篇呓语,不吐不快。电影真好,我爱电影,它给了我站在戏外看自己的权利。
现在才回忆两周前的事,可见我是真的很怂了= =




看了别人的故事总要想想自己的,有共情的作品才是好故事。

我是一个非常鸵鸟的人,擅长得过且过,睡一觉就可以当作没发生过,关起门来可以当作冲突都不存在。但是父母这件事我的确无法逃避。朝夕相处,逃无可逃。

等级考前一天晚上他们又在吵架,鸡毛蒜皮的小事点燃积攒的怨气和怒火,搞成不可开交要死要活的样子,一贯的套路。
不一样的事我是之后才感觉到的,“高考”这件事带给他们的压迫感和随之而来的焦虑比它于我的影响更大。引线更短,“要死要活”也变成了真的“要死要活”。
一开始我还能在床上躺尸,戴上耳机继续装鸵鸟。我以为这次仍然和以前一样,发泄情绪之后仍可找到那个微妙的平衡点,我劝不动也不想劝,以往常是我草木皆兵而他们光速和好,只有我尴尬得像个笑话。
然后事情的进展就很魔幻了,最终又是以死亡的威胁和眼泪结束。

振聋发聩的一句话是“我女儿明天高考”,这句话给我带来很大的压力,我至今无法释怀。
这次争吵对他们来说是365天里的家常便饭,但是对于我来说,我只能在这里承认,每次争吵,我都非常难过。
我不知道正常的家庭是怎么样的,我最好的朋友的家庭问题大概也很严重,我俩像两只刺猬,小心翼翼地绕开家庭这个话题。我直到上高中才认识到,原来真是有这样美好的和谐的充满爱意的家庭。看到这样充足的安全感之中生长的小孩,我才找到我所有性格缺陷的源头,乖戾、反叛、冷漠、封闭、情绪化,可悲的是,即使认识到了我也无力改变,这大概会伴随我一生。
不是没有与他们交流过,他们是真的无法理解我的敏感,“我们吵架,但依然都是爱你的”,这句话本身是对的,我知道他们很爱我,大概也在为了我克制,但是这口井我埋不了,它干涸地裸露着,像一个巨大而丑陋的伤口。

《寂静之地》里父亲以命换命的那一幕的确感人,但最触动我的是小男孩对他说,“如果你爱她,就要告诉她”。他在生命的最后才说出口。
我其实羡慕这样的痛快,没有极端的情况,人总是耻于表达爱。就像那天晚上,我抱着父亲的腿拉下他后他抱了我,说了些什么已经记不得了。画面很像狗血家庭连续剧。
我很想忘记那个晚上,但我会记得那个拥抱。
人类一定要彼此伤害到遍体鳞伤,到最后,到生命的尽头才能说出爱吗?如果真是这样,人类可真是操蛋啊。

最遗憾的是,我大概永远也无法建立正常的情感联系了。从父母那里缺失的信任和理解,我也放弃了给予他人的奢望。连父母都无法信任,人与人的距离比想象的还要遥远。所幸漫长的成长,孤独对我来说早已变成最适应的状态了。但羁绊仍在,他们是我最初最深刻的爱,是我人格的起点,是我和世界最亲密的联系。他们给了我很丰沛的关心和陪伴,笨拙地学习当父母,给了我一个家,就算这个家要消耗我们更多的气力,我也没法苛责这样的爱。
所以说,爱是多么不讲道理的东西,我糊里糊涂,只能为它掉很多眼泪。
我当得过且过的鸵鸟,但头顶是始终高悬的铡刀,清算是逃不了的,此时不算,将来也要算。



评论

© Riacy | Powered by LOFTER